lia

懶,懶,懶。
雜食,雜食,雜食。

私以为,舞蹈和文学作品其实是一回事。跳舞十多年,身边太多的人欣赏舞蹈是去赞叹动作技巧编排这些所有人台下十年功便能做到的事,但很少有人在欣赏的同时思考舞蹈所要传达的思想。我的伸手是对真实自我的寻找,我的狂奔是在逃离时代漩涡的狂奔,我的叹息是对世俗小我的叹息。
所以我为什么从来不说广场舞,因为在我看来,那只是一种用来活动筋骨的运动。

片冈的志向原来是空姐!
觉得班长组的相处模式真的很自然,唉,怎么说,唉,他们真好

【杂感】江湖纷争恨不休

雁回:

飞天大熊:



    今天,我想谈谈网络暴力和同人圈。
 




  很久没有动笔写论述文了,都是肺腑之言,也许一些地方不够中肯,我先向大家赔个不是,毕竟只是一己之见,难免有我自己的局限性。
   




  这两天,打开首页,十篇有八九篇都像是讨贼檄文,昔日的朋友如今分道扬镳,我作为一个局外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也不免感到痛惜。战斗的双方其实都是我欣赏的人,我非常尴尬,幸好这不是文革,不会逼人"划分界限",不会逼人"检举揭发"。要是我面临这样的窘境,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干脆自刎一了此生吧,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我曾经很多次反省自己,对于《全职高手》的本心究竟变了没有?全职是我非常热爱的作品,它的正能量可以被我铭记一生,它的魂是上进的,是友善的,是充满着灵魂的善意的。怀着一种“原作还不够看”的心态,我翻了贴吧,然后从贴吧摸到lofter,这真是一个更大的世界,有创意无限的文手,还有画工精湛的画手。那时我感到非常开心,也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伙伴,有正在准备高考的同学,有已经工作的姐姐,还有刚刚上初中的小妹妹。




  世事如转轮。直到我某一天按tag的热度排名,把我喜欢的cp的所有产量较高的产出者都fo了一遍,我才发现事情开始变得很匪夷所思。大家都划分成一个又一个的小团体,彼此黏合在一起,一旦外界有了什么不顺遂心意的事,有什么不顺遂心意的人,就群起而攻之。就算一方道歉了以后,另一方还是会因为某一句对方较为出格的言辞而郁郁寡欢,然后战火就继续进行。




  作为一个小粉丝,我开始很尴尬。我在想,我自己的政治立场是不是不对?为什么我居然会吃逆cp?为什么我明知道拆了cp还会慕名去看别的cp里的神文,就算我只是为了学习写作和构思的技巧?我写的文会不会踩到别人的雷点?有只看某个cp的姑娘关注了我,而我却推荐了《九州缥缈录》的内容来打扰她,甚至还写了逆。我这种行为,是不是很不妥当,很不真诚?




  
  我只知道,写得好的文画得好的图,我就点赞;我觉得值得一看的作品,我就点推荐。正如钱锺书说的,至于那个下蛋的母鸡,它究竟是什么样的,我为什么要管呢?




  这个作者,它属于哪个小团体,我为什么要顾忌?




  渐渐地,我开始很不开心,感觉自己头上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落下砸死我这个毫无节操的人。




  但是仔细想想,这种风气真的好吗?我们是不是在逞口舌之快,纾解现实中烦恼的同时,也离自己的初衷越来越远了呢?




  《legal high》里说: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坚信自己是善人,对落入阴沟的肮脏野狗进行群殴的“善良的”市民。




  这个世界从诞生以来就注定是缤彩纷呈的呀。君子和而不同。一棵树,其叶尚有千般姿态,那么人呢?每一个人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个体,经历了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不同的风景,自然也会有不同的三观,自然会对一件事有不同的看法。试着想象一个大家的声音都一致的,步调都统一的世界,那多可怕啊,那不是人间,而是一个机器人工厂。




  为什么要因为一棵树的某个枝桠朝北,而其他树都朝南,而愤怒地把那朝北的枝桠砍掉呢?难道朝北的树就没有生存的理由吗?就因为它和别的树不一样?




  我想说的是,我也不能承认跟我三观不合的人的观点。比如啊,我觉得《小时代》真是写得不好,余秋雨对待学术真是太过轻浮,有人居然会喜欢喝豆汁,这到底都是什么心态。




  诸如此类的事情真是太多了,数不胜数。要是我实在是梗着脖子,硬是要“清扫天下”,那么我甚至要把走路外八字的人的鞋都扔了,以泄我心头之恨。




  这真的至于吗?




  一直把外界不同视为异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那么受害者是谁?只能是我。暂且不说我是否有“清扫天下”的魄力和实力,就算,我有,那么世界本来就是不断运转的,跟我三观和审美不合的东西,还是会一直涌现。




  我将会郁郁寡欢,我将会百年孤独。也许只有万籁俱寂的真空,月球才适合我居住。然而我又觉得环形山不好看。




  幸好,遍览世界,这样极端的人并不存在。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每个人对周遭世界都是有忍耐阈值的,我们能忍耐与自己的不同,能忍耐自己看着不舒心的事情。也许是因为现实中忍得多了,来到网上,我们就不由自主地变得刻薄,变得不和善,也许是别人无心的一句话,一个小过失,就能够掀起一场战斗。吵架中,几乎没有人能保存理智,我真的很理解,人活一口气啊,于是问题其实早就解决了,但是双方都憋闷得慌,依旧恨不得分个高下。




  这就是网络暴力。或者说,道德绑架。




  事情一般是这样发展的——我们都吃不辣的,她吃辣的,来,我们骂一骂这没节操的。




  ——我就吃辣的!我错哪里了?




  ——你吃辣的还让我们闻到,呛鼻子。




  ——对不起,我错了,以后不吃辣的,吃也不让你们看到就好。




  (某路人不小心挂了科,无处发泄愤怒,于是乱入:去你奶奶的,吃辣有错?)




  ——你丫喷谁?你还骂粗口!你这个没节操的!来不辣们上!喷死这个小婊砸!




  ——卧槽!咋不上天!来辣党上!




  ……




  ……




  ……




  然后一场骂战就这样纷繁不休地展开了。旁人来到这家餐馆里,想坐下吃顿好饭菜,结果被乱飞的啤酒瓶磕晕了脑袋。或许还有被不辣党或辣党震撼得开始反思自己几十年来一直存在观念的人,然后生无可恋地发现,天哪,我居然是个异端,我干脆落发为僧吧。




  所以这个世界上的香火更旺盛了,同时雾霾也更严重了。(×)




  那么想想,这种主宰他人的三观,衡量对错的标尺,它真的存在吗?或者说,它的存在,真的是合理的吗?事实上,这种凌驾于一切观念之上的存在,是被历史否定的。原始社群的造神运动蓬勃兴起,然而在过了数百年之后,文艺复兴运动、黑格尔马列等先哲,一大批智者发现,神,其实是很恐怖的。它被利用之后,就变成了一个道德绑架的绳索,一纸诡谲的合约。不在上面签字的人就要被鞭笞,不按那一套行为准则走的人,甚至连思想稍微不同,都要被狠狠批判,被乱石砸死。




  伏尔泰说: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窃以为这一句话,深得真意。




  我不能说——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像伏尔泰这样,因为这句话本身就是一种道德绑架。我只想说——我欣赏伏尔泰的做法,这是一种宽宏而遍历荆棘的态度,是吹起晚岚的牧笛声,是一种圆融和大气。




  不想听的,我便不听,但是声音实在太大,我也不为此烦忧,大不了,左耳进,右耳出,然后学习许由,用溪水濯我耳,又是清凌凌的一天。不想看的,我便不看,大不了,我背过身去。不喜欢的花,我便不折。




  周恩来是如何成为“两个半外交家”中的翘楚的?是因为——求同存异。




  没有必要把刀常握手上,一言不合就霍霍上去削。削到最后,受害的还是自己,平白毁了自己的好心情,也跟人结下了梁子,今后是绝对看不到那张笑脸了,说不定以后要借他的酱油来用用,借不到,那自己还得千里迢迢跑一趟。




  做人留一线。诚非虚言呐。功利地看一看,说不定今日把话说一半,没做绝,改日,还有对方帮得上自己,解得了燃眉之急的时候呢?




  而网络暴力究竟有多恐怖?我听说过一件事,全职圈的掐架甚至掐到了三次元,举报到了人家的单位,一直到人家失去了职务这才平息。同时,也就是从这件事起,全职圈被称为ukw圈,you know what。这个称谓跟伏地魔的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不可说,不可说,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子冤孽的气质。




  我很惶恐,真的,谁知道这种事情会不会降临到我头上。我只看到一场场万众狂欢的审判,大多数人欢欣鼓舞地举行对少数人的审判,然后一些人沉默地离开了,一些人纠结了一群更暴的暴徒,然后形势逆转,举行审判的大多数又变成少数人,依次类推,甚至陷入循环。




  在这种战争中总有人受到伤害,也许她再也不会写文了,也许她再也不敢画图了,更严重点,也许她再也不喜欢这部作品了,甚至怒而打开豆瓣打了一个零颗星, 怒而打开知乎写了一篇对整个圈子的声讨文。




  然后在外人看来,喜欢这部作品的人……怎么都能这么诡异,这么小气,这么卑劣……罢了,反正也是很久以前的作品了,我们不看,跟这群人趁早划清界限,别脏了我们的衣服。




  直到后来,所有人都走完了。人去楼空,昔日偌大的一个茶馆,也就这么破产了。




  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我们到底得到了什么?除了掐架后飙升的肾上腺素,我们还剩下什么?




  这个问题,我也不太清楚答案。




  但是,我想说,常言道,美言一句三春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实在是看不顺眼了,需要发声回击,那也是个人的自由,但是,请不要被仇恨和愤怒蒙蔽了眼睛,在说话前,谨慎思考两下,想想,我是不是非要这么说?一旦说出去的话,真的,是覆水难收,破镜难圆。一旦跟对方掐着脖子来到悬崖上,那真是……非得你死我活不可了。




  不满他人的处世之道和三观等种种,要是想磨砺自己的气度,那么不妨忍一忍,退一步,把目光投向别处。道不同,不妨老死不相往来。要是真的开始吵架,把怨气带到工作和学习中,真的,很不值得。




  而道德绑架,更是……反正,我不赞同。




  我希望,告诉别人我喜欢《全职高手》的时候,没有人说:“ukw圈以撕逼为业。不注重情节和文笔构建,而是成天闹腾。还告到现实中,害得别人丢了工作。”




  我们不是这样的人,我相信,我们没有一个是这样的。我们既然喜欢全职,那一定是认同了它阳光的内核。这个地方,不是鱼龙混杂的社会,我们没必要步步为营,把它当成一场社会实践,摸爬滚打,拼得头破血流。




  这样怎么能快乐呢?




  区区此心,以寥寥数语述之。皆为粗鄙之言,若有不当之处,还望包涵。




  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们,希望你们都能开心地过每一天。